贵州11 > > 道门法则 > 第六十一章 财务状况

3d开奖结果走势图连线: 第六十一章 财务状况

    看完城中的情况,赵然在卢方主的陪同下,出了红原城。先是在红原城周边看了看耕地,果然,很多邻溪、平坦的好地方都在抛荒,反而是那些边边角角的旱田,或是沟壑起伏的坡地上,还有些农户正在烧秸秆,以为来年积肥。

    除了红原城中的四千多人外,在城周十里范围内还分布着二三十个村子,其中一大半的村子都空空如也,房屋破败,不见一人,完全废弃。

    还有一半的村子,则住着来不及逃走,或者没舍得逃走的党项人。

    这些村子周围,同样是大片大片的耕地,却长满了野草,时不时有党项人在其上放养着可怜兮兮的几只草地藏羊。

    近两万亩好田荒置而无人耕作,赵然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红原的耕地本身就不多,整个地界上适宜开垦种粮的田土一大半都集中于此。这些田土虽然不适合种植高产的水稻和小麦,但就算是低产的黍和青稞,只要种满了,再适当调节一下天地气机,做个风水布局,亩产翻倍不是问题。到时候仅凭这两万八千亩耕地,基本上就能解决红原八万人的主粮消耗,再辅以牛羊,全县温饱问题是完全可以解决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呢,白白空置了大片土地,想耕种的汉民没地可种,不事生产的党项人,却把持着大片空地去接受赈济,还有更多的三部部民,躲在山里不愿下山,整个红原的发展陷入了死循环中。

    除了耕地外,更为广阔的天然草场覆盖了整个红原的西北,却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在红原的东南、正东方向,地势渐高,逐渐进入了山区,其中以大君山、哲波山、羊拱山、海子山四大山系为主。

    自然条件最为恶劣的大君山被楼观占据,建了宗圣观,剩下的三座大山则为三部占据。

    卢方主不建议赵然进山,原因是与三部的沟通和协调还没形成制度,包括最弱也是对白马院略有倾向的筇河部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赵然本来也不打算进山,于是听取了卢方主的建议,只是在山下远远看了一眼,然后询问山下广袤的草场有没有被三部部民占据。

    卢方主道:“白马部大小十七寨,都在哲波山里,以哲波寨为主寨;查马部十一寨、筇河部六寨同样如此,各自居于羊拱山和海子山中。原本他们还在山下草场放牧,但自从党项人提出要他们归还抢去的牛羊之后,三部各寨都缩进了山里,下来的不多了。尤其是去年正月发生了明军围堵哲波寨一事之后,三部基本都在山中耕作放牧,很少下山。至于这些草场,向来无人过问的?!?br />
    赵然又问:“老卢你这么说来,哲波山、羊拱山和海子山中,条件是很优渥的了?”

    卢方主点头:“这三座山我都进去过,里面缓坡、谷地不少,三部加起来不过六万多人,也有说七万多人,据我看,哪怕十多万人,也足够在里面过活的了?!?br />
    赵然忍不住叹道:“都是好地方啊,为何白马院没有将这些草场收档登记?”

    卢方主道:“原本也是这么想的,但自从党项人为耕地的事情闹出来之后,曾方丈就小心了很多,想要和三部头人商议草场的划分和归属,等商谈妥当了在入档,但从去年正月之后,此事便停顿了,三部根本不和咱们见面,我带人过来了几次,都不让进山。再者,现在从内地吸纳流民和无主之地的农户比较困难,红原地广人稀,暂时也用不到这些草场?!?br />
    赵然摇了摇头:“人家千里跋涉来到这里,以为能够分田,结果还是给人打工,而且是给党项人打工,谁会愿意过来?”

    “方丈说得极是?!?br />
    十一月底,用了近二十天时间,大致将红原走了一遍的赵然回到了白马院,回来之后,顾不得歇息,重新将白马院关于耕地、草场的记档文书,以及账房今年的账本找出来详细过目。

    第二次再看这些文书,对情况就更加清楚了。

    在白马院典造房的档籍中,共有耕地两万八千亩,全部都是“有主”之地,也就是登记为党项人的土地,同时记档的还有四万亩草场,其中两万亩登记为党项人所有,剩下两万亩确认无主。

    白马院今年的收入共有四笔,第一笔是天鹤宫下拨的薪俸银子,也就是常说的人头费,按人拨付,其中九成多下发给道士们,剩余两成作为办事的银钱,也就是公务费,公务费的大头还是消耗在了饭食上。总计三千二百两。

    薪俸之中,方丈和监院为头等,各一百二十两;三都为次等,各九十六两;八大执事减次,为各六十两;五主十八头再次,为各三十六两;最末是念经道童,各二十四两;另外还有天鹤宫批复的五十名火工居士,各十二两。

    第二笔来自川西总督衙门,六百二十两,用于兴建城墙。赵然如今知道了,其中的一半都拿来“赈济”党项人了。

    第三笔是田赋和杂耗,收了一千石黍、六百石青稞,折合银子的话,大概在五百两左右。这些粮食,经川西总督衙门特批,全部留存县中,用来积建常平仓。目前,常平仓中共有两千四百石粮食。

    但这个政策也就持续三年,到了明年,其中的田赋这一大头就要上缴川西总督衙门。

    最后一笔是今年举办斋醮时,商贾和百姓们敬献的香火钱,零零碎碎加起来有九十多两。

    这就是今年,也就是嘉靖二十二年的所有收入,没有道产所出,这笔钱想要维持一个道衙合一的白马院,实在是相当局促。

    赵然看过白马院三年来的文书和记档,知道前任方丈曾致礼也在努力想办法,但他的大部分精力,都被消耗在调解汉民百姓、遗留党项人以及三部部民之间的关系上了,颇有点顾此失彼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在曾方丈临走前的总述陈词中,他对自己三年的工作成效还是很欣慰的。曾方丈自述的主要成就在于两点,其一是稳定了红原的大局,平平安安没有激起大的民变;其二便是令信力值从无到有,增加到了两万圭。

    赵然看了好几遍曾方丈的“述职报告”,不禁笑了。
贵州11
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