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州11 > > 美食供应商 >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姜嫦曦的原则

贵州体彩十一选五 领奖: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姜嫦曦的原则

    时间往回倒一下,就在袁州请客周世杰的时候,姜嫦曦那里遇到了想要请她吃饭的人。

    作为地产公司的实权总裁,姜嫦曦总是非常忙碌的,中午如果不能挪出时间去袁州小店吃饭,那么姜嫦曦就会随便喝杯白开水然后吃几块饼干垫垫,然后就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这不,今天就属于特别忙碌的时候,中午没有时间去袁州小店吃饭,吃了饼干的姜嫦曦早就开始工作,也没有午休。

    因为晚上的事情需要腾出更多的时间,是以哪怕现在是下午一点半,姜嫦曦照例盯着文件认认真真的翻阅着,而门外的秘书早就被她赶走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姜嫦曦从来不是自己加班就非要人陪着一起加的人,毕竟好的公司是各司其职的,秘书的工作做完自然可以午休。

    是以,因为门外没人,就在姜嫦曦全神贯注看文件的时候,推入响起一道轻微的推门声。

    “曦曦,你还在工作,吃饭没有?”推门声过后一个青年男音响起。

    一听这个称呼,姜嫦曦就皱起了眉头,头也没抬就直接道:“叫姜总,丁南?!?br />
    “曦曦别这样,我们这么熟了,你也可以叫我阿南的?!北唤卸∧系哪腥酥苯拥?。

    姜嫦曦抬起头,双眼犀利的看向对面的男人,然后在这样的目光下男人改口,不自觉的叫到:“姜总?!?br />
    “丁南你不经过预约就进来有什么事情?!苯详睾仙鲜掷锏奈募?,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眼前叫丁南的男人穿着一身杜嘉班纳的花色西服,身高腿长,头发根根往后梳起,面色干净,看着大约刚刚三十的模样,这人单单看外表还是不错,有种雅痞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那一双眼睛却破坏了这样的感觉,双眼灵活的转悠,在姜嫦曦抬头的时候才收起那到处寻索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是曦……姜总你的生日,所以我特意过来预约你的晚餐时间的?!倍∧咸炙档?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晚上我有约?!苯详叵胍膊幌氲木芫?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啊,我可是给你准备了很大的惊喜的?!倍∧厦纪芬恢?,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什么惊喜?”姜嫦曦挑眉,身体前倾的问道。

    丁南看姜嫦曦貌似感兴趣的样子立刻开口道:“是个超大的惊喜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爱美食,两个月前我家刚刚请了一个新的厨师,是一个澳籍华裔,拿手菜就是波龙,你肯定喜欢?!倍∧霞绦?。

    “关我什么事?!苯详厝险娴奶∧习鸦八低?,然后坐直身体,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丁南瞬间明白自己被逗了。

    本想直接发火,但想到姜嫦曦的公司和眼前的美人,心里的火热又被这些压下,变成了征服的欲望。

    “姜总别这么不讲情面,好歹我们公司现在还在合作呢?!倍∧弦庥兴傅乃档?。

    “呵?合作这事可不是和你签的合同?!苯详夭恍嫉?。

    “但那也是我家的公司,不是吗?!倍∧闲赜谐芍竦乃档?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姜嫦曦饶有兴趣的看向丁南。

    “所以,吃个饭姜总应该不会拒绝吧?!倍∧系?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拒绝?!苯详靥鹈垡恍?,然后冷然道。

    “别太过分了,我给你请了顶级厨师的?!倍∧系?。

    “哦,和我无关,而且没人能做的比袁老板好吃?!彼档皆莸氖焙?,姜嫦曦脸色温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好,就让你那个什么袁老板和我的厨师比试一番,要是赢了我就不纠缠你,要是那个袁老板输了,你就同意我今天的邀约?!倍∧狭⒖痰?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常常在那个袁老板那里吃饭,也知道他厨艺很厉害,但是却未必比得过我的厨师?!倍∧献孕诺乃档?。

    丁南这么说其实他的意思是他了解袁州,知道袁州的厨艺厉害,但他也觉得袁州肯定比不过他的厨师。

    无他,因为这次这个厨师准备的是他的拿手菜,那道波龙他也只在请那个厨师的时候吃过一次,绝对的顶级美味。

    单单是食材的准备就需要一个月,更别说其做法的繁复了,也就是今天姜嫦曦过生日他才让那个厨师提前准备,今天才有的吃。

    而丁南还真不是脑残,他也不是没想过请姜嫦曦在袁州小店吃,他了解过袁州小店是不可能包场的,并且连插队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既不能插队,又不能摆阔,那就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是以,丁南才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,让姜嫦曦看在两家合作的份上和他打赌,然后赢下袁州,得到邀约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一举两得了,丁南想的是很好,但却没想过连第一关都没法过。

    “哗”姜嫦曦站起身,绕过办公桌径直来到丁南的面前。

    姜嫦曦今天照例穿着一身职业套裙,膝盖上方十厘米的裙子露出修长的白玉般的小腿,脚上的黑丝和高跟相得益彰,加上上半身的白衬衣开着两个扣子,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,走过来的时候被风扬起,整个人看起来极有气势又极其漂亮。

    是以,直到人走到丁南面前,丁南都没反应过来,整个人和木偶一般,呆呆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对生意这事情有什么误解?!苯详乩淠目?,气势直冲两米八。

    哪怕姜嫦曦比丁南矮半个头,但现在的气势却是呈现一面倒的局势。

    “???”丁南被压的愣愣的,下意识的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我呢没兴趣教你生意的事情,但显然你对生意有误解,生意是利来利往,一方获利叫施舍,既然是双方公司获利的事情,你凭什么拿来私用,收起你脑子的那些无聊想法?!苯详氐?。

    “不,我说的是比赛的事情?!倍∧险踉?。

    “呵?!苯详厍岷且簧?,然后道:“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这么无聊的赌约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丁南还想说什么,但直接被姜嫦曦打断。

    “何况我也没有资格代替袁老板答应你这个无聊的事情,如果我是你我会现在就转身离开?!苯详赝撕笠徊?,靠在自己的办公桌前,双手抱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立刻马上走?!苯详氐?。

    “好,我走?!倍∧狭成匣鹄崩钡?,硬撑着一口气转身快步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贵州11
投推荐票